首页 > 书库 > 《清不扰》非诚不扰 男妃文 清不扰419文

清不扰

古代言情连载中

《清不扰》为苏萼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抬手戳了戳红苕那还满是婴儿肥的脸庞,姚清本想问些什么—— “砰砰砰!” 不等床榻上的主仆二人回过神绪,外屋的门陡然间被拍的哐哐直

阅文集团|更新:2020-04-14 12:11:24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清不扰》为苏萼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抬手戳了戳红苕那还满是婴儿肥的脸庞,姚清本想问些什么—— “砰砰砰!” 不等床榻上的主仆二人回过神绪,外屋的门陡然间被拍的哐哐直

《清不扰》免费试读

抬手戳了戳红苕那还满是婴儿肥的脸庞,姚清本想问些什么——

“砰砰砰!”

不等床榻上的主仆二人回过神绪,外屋的门陡然间被拍的哐哐直响。

一道略显浑厚的女声同时刻响起:

“都什么时辰了还不出来拜礼?!”

“荀晓清,你想反天了是吧?!”

声音之大,饶是在内屋的两人,都是听得格外分清。

面上的笑意缓缓散开,姚清下意识地皱了皱眉头,发觉本还躺在自己身旁的红苕像是惊弓之鸟一般顿时起了身。

动作极为迅速地将手中的茶盏放下,红苕面色上早就是由通红变得煞白,转身一把将衣挂上的绿色裙袍取下:“小主,快些更衣吧……”

怯怯懦懦似是还想说些什么,红苕的声音已是逐渐低了下去,可拿着裙摆颤抖个不停的手,却是无不再告诉姚清,红苕很害怕。

“砰砰砰!!!”拍门声越发大了起来。

眼眸骨碌转了一圈,睨了一眼红苕的动作,姚清向着外屋投去视线,缓缓坐了起来:“外面叫的是我?”

初来乍到,姚清总要先弄清楚自己的处境不是?

红苕害怕得紧,抿唇重重地点了点头。

原来自己叫荀晓清。

敲门声越发急促和大声,姚清并未着急,悠悠然接过红苕手中的裙袍自己套了起来。

穿到一半却是发觉自己并不会穿这繁琐复杂的衣服,额上挂起三根黑线,示意红苕接着给自己更衣,口中接着问道:

“给谁拜礼?”

想她在现代也只给自己的父母拜过礼,怎么这刚穿越来就要拜上了?

红苕手中动作干净利落,心头万般诧异小主为何像是变了个人什么事儿都不知道,愣神看了姚清一眼。

声音却还是小小地出口给了回应:“给……窦小主拜礼……”

垂眼看着红苕的动作,心头快速记着那穿衣的步骤,姚清敏锐地捕捉到了红苕话中的字眼:

“小主?”

“和我同位?”

绑着最后一个衣结的动作陡然一停,红苕再度愣神看着姚清。

今日的小主,果真和过去不一样了。

见红苕愣住,姚清自己出手将那最后一个结绑好,瞧着红苕的反应,姚清心头已是清楚一二。

轻轻地拍了拍红苕的肩头,姚清整了整自己这第一次穿的新奇衣服,绕过红苕,径直往外屋走去。

屋外,哐哐直响的敲门声伴着浑厚的骂街女声已是有好片刻。

脚步停在屋门处,眯眼看了看屋外那有些模糊的身影,抬手狠狠揉了揉自己的眼睛,等那敲门声再度响起时,姚清抬了手,猛然开了门————

“砰——哗——”

“扑通——嗙——”

接二连三的声音响起,敲门女子力道未能把住,身子猛然向前扑去。

末了,是趴在地上的女子的痛苦低吟声:“我的娘诶!”

一双眼早已是被揉得通红,姚清面上带着些许的茫然和无辜,垂眼看着以着五体投地状趴在自己脚边低低哀叫的中年女子。

姚清声音急促,身形却是不急不慢地蹲了下去:

“嬷嬷,您怎的了?”

想想自己好歹是看过不少电视剧和小说的人,依葫芦画瓢学着说话,倒也是挺有模有样。

心头窃笑,姚清面上神色却是恰到好处,蹲下微微探着半身:“嬷嬷,您没事吧?”

“怎么摔了?”

“莫不是我这屋坎子太高?”

客客气气礼礼貌貌的素质三连问,直听得后面赶来的红苕目瞪口呆。

说话间,姚清重又起身,眼眸间一片正经,从那嬷嬷的身旁走过,想要去踩一踩那屋门砍。

还未走出三步,便又听到了女子痛苦的哀嚎声:

“啊啊啊啊!!!”

“荀晓清!!!”

一声惊呼出口,姚清面上无辜更甚,脚步猛地撤开,这才“好像”注意到,自己似是不小心踩到了嬷嬷的手。

“对不起嬷嬷,晓清不是故意的!”这一次,姚清蹲下身子终是伸出了手。

红苕眼疾手快,一并上前,将嬷嬷扶了起来。

就着两个人的力站起了身,刚站稳,中年女子顿时甩袖,大幅度地甩开了姚清和红苕。

不待姚清反应过来,那嬷嬷已是不由分说高高抬起了手,一个响亮至极的耳光,明晃晃地入了姚清的眼。

“啪————!”

那几近响彻整个屋子的耳光,结结实实落在了红苕的脸上。

眼眸陡然睁大,瞳仁顿时缩紧,姚清清清楚楚看见,红苕的左脸以着肉眼可见的速度瞬时红肿了起来。

一巴掌下去,打人的嬷嬷似很是满意,口中低低地啐了一句,眼眸转而看向姚清,面色狰狞却又得意:“荀晓清,别在我跟前耍滑头。”

“嬷嬷我进宫的时间比你年纪都大。”

“跟我耍心眼,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嬷嬷是宫里头的老人了,她心里清楚地紧,在这月寇轩里住着的,说到底都是比自己地位高的小主。

今日若是自己打了这荀晓清,以后真要计较起来,怕是几张嘴都说不清楚。

可这红苕,那还不是想打就打!

视线死死地盯住红苕肿起的面庞,心头的震惊一圈一圈漾开,姚清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眼前看到的这一切。

这就是穿越吗?这就是等级制度森严的皇宫吗?这就是没有任何人权的地方吗?

眯眼瞧了瞧愣神没说话的荀晓清,嬷嬷甚是满意,方才摔倒在地的疼痛似是也不重要了,咧嘴狰狞地笑了笑,露出了一口不齐的黄牙,想要再开口训斥两句。

“殷嬷嬷。”

屋外,一道格外明丽慵懒的女声响了起来,打断了殷嬷嬷接下去要说的话。

“看荀姐姐今天面色不好,怕是身体不适,殷嬷嬷就不要强人所难了。”

话音到最后,女子若有若无地轻叹了口气。

视线向着发声处看去,被外头的光亮微微晃了眼,姚清这才看清楚,屋外院里头,早就是站了五六个女子。

为首的,是一个一身水蓝色大袍的女子,开口说话的,正是她。

便是听到那女子的声音,先前还是一脸狰狞的殷嬷嬷陡然间便变了神色,转而换上了一副谄媚的笑意,再也不看姚清主仆二人,转而奔向了说话的女子,还未到她跟前,已是弓下了身形。

“小主说的是小主说的是……”

而后转过脸,又变成了凶神恶煞的模样:“荀晓清,明日的拜礼,若是再忘了,这个月的用度就别想着领了!”

“红苕,好生提醒你家小主,听到没?!”

末了,殷嬷嬷加重的恐吓字句向着红苕而落。

自被打了那巴掌,红苕的头便一直垂着没有抬起过,被老嬷嬷这么一吼,身子还是下意识地抖了一抖。

而姚清,早已是起步挡在了红苕的身前。

《清不扰》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