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瞬十年》十年转瞬即逝 㚻 瞬十年直人

瞬十年

玄幻言情连载中

《瞬十年》为霹雳风火轮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沈归的伤已恢复大半,众人乘着出岛傍晚前便到了长白山脚。 季孙胥破了长白山的结界,向山顶传出了影像珠众人便开始了登山。 刚到长白山

阅文集团|更新:2020-04-23 06:04:48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瞬十年》为霹雳风火轮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沈归的伤已恢复大半,众人乘着出岛傍晚前便到了长白山脚。 季孙胥破了长白山的结界,向山顶传出了影像珠众人便开始了登山。 刚到长白山

《瞬十年》免费试读

沈归的伤已恢复大半,众人乘着出岛傍晚前便到了长白山脚。

季孙胥破了长白山的结界,向山顶传出了影像珠众人便开始了登山。

刚到长白山上,只见秦汉羽一身长白山道服屹立,风飘飘吹起她的道角,鬓发几丝也随着风而有丝凌乱起舞。

秦汉羽一眼就看见远处的那一抹白色,微微按捺住心头的激动,快步向前走去,走到众人面前,抱拳微微一鞠,“收到兄长的影像珠,父尊便命我在这儿等着。”

季孙胥抱拳微微一鞠回以秦汉羽“有劳,这段日子可能要诸多叨扰了。”

“兄长客气了,父尊和我都日日盼着兄长能来长白山游玩。”

桃夭在一旁眼白都快翻到天上去了,这虚伪的客套啊。可是桃夭却也不得不承认,秦汉羽当真不愧是六大奇女子之一,这脸蛋挺好看的嘛。刚刚想到这儿,桃夭立马晃着脑袋,‘再好看,也没我沈姐姐美。’桃夭心下默默想着。

沈归只觉一双温暖的手附上自己的手臂,沈归微微侧头便看见了桃夭明媚的微笑。沈归想‘可真是拿你没办法啊。’

秦汉羽在前方带路,季孙胥和程堂交换个眼神,程堂偏过脑袋侧眼暗中观察着桃夭,只见桃夭突然停下脚步,身旁的沈归望着桃夭出声询问“怎么啦?”桃夭弯着腰,一脸痛苦状“我,我肚子痛,你们先去,先去,我去上个茅厕。”

“我陪你吧,你—”沈归话还没说完,桃夭已经撒开脚步跑远了,“不用了”桃夭的话远远飘来,人已跑远。季孙胥眯了眯眼,望着远处那抹一蹦一跳的粉色。

“茅厕,在这边。”秦汉羽在一开始便想说,奈何桃夭健步如飞。‘她是真的肚子痛吗?’秦汉羽有些捉摸不透了。

“不用管她,我们走吧。”季孙胥对着秦汉羽说道。秦汉羽不知是否是错觉,季孙胥的语气中似乎透着不易察觉的一丝愉悦,一丝惬意。

穿过操练场,踏上阶梯,正殿就在眼前。预辩师的直觉告诉沈归,身旁的程堂灵力在汇聚。沈归莫名感觉自己体内的灵力也开始莫名其妙地涌动,沈归微微凝神,压下了体内那股横冲乱撞的力量。沈归微微抬头看着身旁程堂的侧眼,面上依旧是那股子毫无所谓,脸上挂着淡淡的疏离的微笑,但是沈归看见了他的眼神,那坚定而沉重的眼神。

进入正殿,秦卿一席道袍端坐在正殿之上。即使年岁已高,但是仍旧遮不住几分英气。沈归突然想起了在悬灵枯井下青龙的记忆,那时的秦卿和现如今,眉眼并无太大变化。突然想到彼时的秦汉,不禁不胜唏嘘。

“贤侄,听羽儿说上次在断稽山和你相遇,我的心里就一直挂念着此事。这些年魔族猖狂,正道内部又多纷争,实是应对不暇也没能对你多些照拂。”

“掌门言重了。”季孙胥轻飘飘的语气隔绝了一切的虚伪客套,季孙胥向来如此,连一丝敷衍都不愿伪装,气氛顿时陷入了尴尬。

沈归微微皱眉,上前一步开口道:“上尊,此番冒昧前来稍有唐突,但事发突然,还望上尊可以理解。”

秦卿望着眼前的青衣女子,面色清冷,五官惊艳,轮廓熟悉,心下微微一惊,可面上依旧显得波澜不惊“姑娘是?”

“蓬莱仙岛——沈归。”沈归微微福身抱拳。

秦卿虽是猜到了三分,但是听到沈归的回答还是不禁一惊,压抑住心中的急迫,缓缓开口“沈姑娘此番前来,可是为着沈陌之事?”

“上尊知道沈陌?”沈归一听秦卿的话心下不由得一颤,他,可知道沈陌的下落?沈归还不得开口问出,秦卿便迫不及待问着沈归“那沈陌可和你们一路?”说完秦卿便打量着面前四人,目光划过尹框,程堂。不知为何,划过程堂之时,秦卿心下微微感到一丝不悦。

沈归一听,心下又跌入万丛深渊。

“我们也正在找沈陌。”程堂看着身旁沈归那瞬间暗淡下去的眸子,心下终究是不忍,握紧了拳头,替沈归开了口答道。

秦卿不置可否地皱了皱眉,“儒仙当年带回了沈陌,悉心教导,可是沈陌性子终究过于乖张。一次和儒仙的争吵过后,竟一气之下离开蜀山。儒仙和我们一直都未曾放弃过寻找他,直到年前儒仙惨遭毒手。”说到这儿秦卿止不住摇摇头叹息着,程堂面色上一闪而过一丝嘲讽。

“原来如此,那秦掌门必然知道十年前被灭族的沈家村,您当时为何会在那儿?”程堂定定望着秦卿,一字一句。

秦卿望着程堂的眼睛,心下突兀地一凛,他们是从何得知的?

“当日我们得到消息魔道要在沈家村制造一场祭阵仪式,我们便匆忙赶去,没想到还是迟了一步。”秦卿把数十年早已排演多次的话语说了出来。

“上尊的意思是当年灭我满族的人是魔族?”沈归微微颤抖的话语出卖了她强装的坚定。

“当年向你们隐瞒了这个事实,是考虑到了你们二人年纪还小,怕你们冲动复仇恐有性命之忧,才隐瞒至今。”

沈归不知道自己此时究竟脑袋里想的是什么,苦苦练功十载,仇人的消息就在眼前。但是种种却犹如一根根细线绞杂在一起,沈归理不清楚,他感觉到了一丝希望却又感觉到了一丝不安,她有一丝冲动,但是理智却告诉他静一静。‘沈陌在,就好了。’沈归突然感觉一双手搭上了自己的肩膀,她微微侧头,尹框担忧的微笑映入眼帘,沈归心下流过一丝暖意。

季孙胥和程堂相视一眼“秦掌门,今日的消息对沈归来说震撼不小,我们今日也有些乏了,可否请带我们先去房间休息,明日再议。”季孙胥缓缓开口。

“羽儿,带季孙兄长他们去房间休息。”秦卿望着沈归说着,不放过沈归一个表情。

“是,父尊!”秦汉羽对着秦卿行过礼,转身看向季孙胥,再看着恢复清冷的沈归,心下涌过一丝同情。

一行人无人说话,沉默着走出了正殿。

突然远方传来一声嘶吼,只见远处冲天一丝红光。

“不好,是镇魂兽。”秦汉羽心下一惊,魔教进了长白山。秦汉羽提剑正欲赶去,只觉一股强大的熟悉的灵力在周遭汇聚,抬头便见父尊御剑而去的身影。

‘桃夭?!’季孙胥有不好的预感。季孙胥突然心里打紧地很,唤出龙战将,程堂和他心念不宣。

“快,上来!”程堂对着众人大呼,伸手拉住沈归和尹框,秦汉羽也急着赶往镇魂兽方向,飞身上剑,一行人飞奔赶去。

天地之中只见一抹粉色,桃夭的身上已有淡淡血迹,镇魂兽乃是上古神兽,一直以来在长白山后的千年玉池中蛰伏。镇魂兽乃是长白山的派宝之一,镇魂兽守护着千年玉池前方的长白山宗祠,它能够感受到魔教的气息,一旦有魔教人接近便会唤醒镇魂兽,以此保护长白山根基。

桃夭已经用药愈师独有的气息掩盖其魔教气息,但是道仙终究是上尊之一,桃夭还是害怕被其察觉便假装肚子痛逃离。她这边本在怡然自得地闲逛长白山,闻到一阵香味,竟是不自觉走到了厨房门口。

“千年玉池中冰存的琼浆玉露快去取来,大小姐说今日有贵客来。”

桃夭听到了厨子们的对话,不由得想到曾经听说昔隹山的千年雪山中有一片瑶池仙地,那里蛰伏着上古神兽莽嗤,而许仍旧有多人都冒着危险去那昔隹山,不为别的,只为那昔隹山埋藏着的千年琼浆玉露。

桃夭转念一想,既然去不了那昔隹山,那来这长白山尝尝这千年玉池的琼浆玉露也不是不可。贪心一起,桃夭便悄悄尾随着这小厨师,女为悦己者容,桃夭为美食所死。却未曾想到刚刚靠近这千年玉池便有一股强大的灵力所袭来,伴随而来的是一只滔天巨兽。桃夭能感受到这只巨兽的强大灵力,本想躲避伺机逃脱,可是这只巨兽过于聪慧,步步紧逼,不给桃夭喘息的机会。桃夭也只能边打边退,可是一直这么耗下去也不是办法,桃夭只能在心里默念着希望沈归他们快来寻她。

桃夭与镇魂兽厮打全神贯注并未注意到到来的沈归等人,也没能注意到破空向自己袭来的一股强大剑气。

沈归他们在上空中便看见了那一抹粉色,也看见了秦卿一席道袍,挥着剑向桃夭斩去。季孙胥操纵着龙战将,来不及运集灵力,程堂只觉身边的沈归如利剑出鞘,自己伸手只予一抹青纱。电光火石一瞬,沈归跃到桃夭身后,秦卿看见剑下的沈归已来不及收手,力道即使减了三分却也带着六七分灵力,沈归只觉一股毁天灭地的力量向自己袭来,硬生生替桃夭承下了这一剑,沈归聚集了所有灵力抵挡,奈何之前的伤势还未愈合完全,却也还是抵不住这股强大的力量,禁不住一口鲜血喷出,只觉心肺似乎被震得要出了窍。与此同时,程堂也不禁一口鲜血喷出,程堂只觉胸口有了火焚之势。程堂快速抹掉嘴角血迹,看着半空中那一抹青色,只觉心脏骤缩。

季孙胥和程堂同时飞身上前,秦汉羽护着尹框在一旁降落。季孙胥立在了桃夭身前,挥着龙战将奋身一击,镇魂兽片刻地后退,乘着这个时机,季孙胥带着桃夭,程堂带着沈归,四人飞身下地。镇魂兽仰天怒吼,正欲追击,秦卿落在其背上,嘴里念着咒语,灵力配合着在作用在镇魂兽之上,只见镇魂兽片刻便安静了下来,闪身便回到千年玉池中去,慢慢没入池中,渐渐消失在天地之间。

秦卿飞身下来,正巧对上程堂的眼

《瞬十年》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