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择仙录》择仙录怎么样 强受 择仙录小白文

择仙录

仙侠连载中

完结小说《择仙录》是云中弱水最新写的一本仙侠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凝雪,李玄经,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第二十章生死两茫茫,入魔一厢时 “去!当然得去。我得去寻你!” 李玄经下意识地就喊了出来。 凝雪闻言,轻轻上前,踮起脚尖。 二人

阅文集团|更新:2020-05-29 12:04:27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完结小说《择仙录》是云中弱水最新写的一本仙侠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凝雪,李玄经,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第二十章生死两茫茫,入魔一厢时 “去!当然得去。我得去寻你!” 李玄经下意识地就喊了出来。 凝雪闻言,轻轻上前,踮起脚尖。 二人

《择仙录》免费试读

第二十章生死两茫茫,入魔一厢时

“去!当然得去。我得去寻你!”

李玄经下意识地就喊了出来。

凝雪闻言,轻轻上前,踮起脚尖。

二人离得极近。

李玄经都能闻到她身上的淡淡体香。

轻轻一吻,吻在李玄经脸颊,如同蜻蜓点水一般。

李玄经却如遭五雷轰顶,久久不能动弹。

“傻瓜,人家就在这里,还去得什么仙道宗。”

甜言蜜语,李玄经听在心中,如含蜜枣,如痴如醉。

老夫子本在院中打扫,听得二人交谈,顿时咳嗽一声,推门出了院子。

现在的年轻人呐!啧啧……

……

回到渔村数月,待得凝雪康复如初,选了个良辰吉日,带上老夫子为他备好的聘礼,村里找了位媒婆,便去了仙道宗提亲。

已过去数月,玄经已经醒悟过来当初在仙道宗的一切不过是大梦一场,只不过梦见太过真实,有些唏嘘罢了。

凝雪身份与李玄经类似,从小无父无母,乃是师父一手照顾长大,师者如父,此次前去,便是要见见凝雪的师父。

前行数月,才到了仙道宗山下,见过凝雪的师父,李玄经却把脸拉了下来。

原来凝雪的师父对这桩婚事并不赞同,因为门不当户不对。

更何况修仙之人,寿元悠长。

“待到你七十老朽,凝雪却如二八年华,你们又该如何相处?”

凝雪的师父一句话便让李玄经无法再说下去。

提亲无望,凝雪竟然提出要与他私奔。

李玄经闻言大吃一惊,却又十分感动。私奔乃是大罪,凝雪这样仙子般的人物竟然愿意与自己这样一个小人物私奔,当真是如梦似幻。

然而,就在二人商量着如何私奔之时,凝雪的师父竟然答应了一世家弟子,想要将凝雪嫁于一世家长子,那位世子也是仙道宗的一名弟子。妄想用此法断了他的念头。

凝雪被困于仙山之上,被师父禁了足。

李玄经迫于无奈,几次偷偷上山,都被打将出来,最后一次,竟然被打断双腿。

山下客栈养伤数月,待到能下地行走之时,李玄经再次拄拐上山,却得知凝雪已经在师尊的主持下嫁于那名世子,二人早已离开仙道宗两月有余。

嫁人!

李玄经疯魔一般,想要找凝雪师父理论,却被再次打断四肢,扔下山来,并禁止其再入仙道宗。

李玄经愤怒哀嚎,斥责她棒打鸳鸯,却无力反抗。

“我到底犯了何错?贼老天你要如此对我!”

山下荒庙中,凝雪师父离开前听见了李玄经的仰天长啸,不禁冷笑一句:

“不过汝的一厢情愿。这世道,弱,即是罪。”

……

“一厢情愿?”

“弱,即是罪?”

凝雪师父飘然而去,李玄经如烂泥一般摊在荒野古刹数日,雷雨交加之夜,李玄经着魔一般不断呢喃着这八个字。

突然风云变幻,身上从小贴身携带的两件宝物玄经与鱼珠竟然悬空而飞,一红一金,在李玄经头上盘旋。

玄经只感觉到如同醍醐灌顶一般,头昏脑胀,便失去了意识。

再度醒来,自己仍在荒野古刹,只是四肢竟然痊愈,昨夜迷糊之时展现神迹的玄经和鱼珠,安静地落在怀中。

起身之后,他发现百脉俱通,浑身清爽。略一施力,欲伸个懒腰,便发现手掌中闪现一道金光,打向一旁石堆。

如同电闪雷鸣,石堆轰然炸裂,粉身碎骨,一旁枯草也凭空着了起来。

!!!

自己何时学会仙法了!

李玄经目瞪口呆,看向化作粉末的石块,几下踩灭了枯草,看向自己的手掌。

瞄准一个方向,再次撑开。

啪!

又是一道金色闪电炸开。

他顿觉有些不可思议,掏出怀中经书和鱼珠,想起昨夜电闪雷鸣之时此二物突显的异象,莫非是此二物让我自悟仙术?

不知怎的,李玄经突然想起巫宗二字,又想起凝雪师父留下的四字。一咬牙,便消失于人世间。

……

数年后,巫宗一名天才自称玄魔,一头银发,带着一张血罗刹面具,率领部众与仙道宗开战,这一战,惊天地泣鬼神,百姓民不聊生。

战了十数年,寻了十数年。玄魔便是李玄经。

他入了巫宗,得宗主赏识,收为亲传,习得仙法,得巫宗支持,与仙道宗开战。

“弱,既是罪,那吾便要做那最强之人!”

当玄魔坐上那仙道宗山顶仙宫宝座之时,他冷冷地看向底下跪着的昔日凝雪之师,冷笑着言道。

凝雪之师闻言吃惊抬头,正欲言语。

一名白衣少女从宫殿宝座后突然跃起,挥剑刺向宝座上的玄魔。

玄魔看着对方的容颜,本欲出手打发,却愣在那里。

当宝剑刺透胸口,鲜血从嘴角溢出,他那张血罗刹面具悄然落下。

而那持宝剑之人脸上本是愤怒,见得这张面具下已经垂垂老矣的皱脸,突然变成惊恐,随后竟然扑了上去哭了出来。

“玄经!”

白衣少女便是一心想要替师门报仇的凝雪。

“你为何是玄魔?为何一头银发?为何要带这面具?为何不来找我?你可知我等了你十数年!”

凝雪接连问了四个为何,让李玄经不知所措。

“银发,乃是我修行过急走火入魔所致,就连我这张脸也是如此。戴上面具,是为了寻你时不会吓着你。至于为何不来找你?你可知我寻了你十数年?”

剑穿胸口,心脉被碎,已无药可救。

弥留之际,二人互诉衷肠,这才得知那日他被断腿打下山后,凝雪便以死相逼。她的师父迫于无奈,便想出她已嫁人之计,骗李玄经离去。

“难怪我寻遍天下,却寻不得你。原来你一直在此,未曾离去……”

终究是阴差阳错,十数年后,二人竟然以此相见。

再见,亦是别离。

“吾用吾一世芳华,守护汝初见容颜。今生不得已与子偕老,来世且让吾与子偕行。”

李玄经轻轻抚摸着面前朝思暮想的人儿脸庞,为她拭去那如珍珠一般的玉泪,微微一笑,道出此言,便已然仙去。

只留下可人儿在冷清的宫殿中抽噎,却再无人能拭去她脸上无尽的泪珠。

……

……

《择仙录》 免费阅读章节

《择仙录》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