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孤岛喋血》喋血孤岛全集免费观看 耽美 孤岛喋血调教

孤岛喋血

军事连载中

乌鸦与麻雀新书《孤岛喋血》由乌鸦与麻雀所编写的军事风格的小说,主角蒲素,阿廖沙,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矜持当然是需要的。 无论内心如何翻涌,表面上蒲素一直不露声色。 回国以后他才知道根据地的日子多么困难。 在莫斯科时他们的配给和供

阅文集团|更新:2020-06-11 18:03:26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乌鸦与麻雀新书《孤岛喋血》由乌鸦与麻雀所编写的军事风格的小说,主角蒲素,阿廖沙,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矜持当然是需要的。 无论内心如何翻涌,表面上蒲素一直不露声色。 回国以后他才知道根据地的日子多么困难。 在莫斯科时他们的配给和供

《孤岛喋血》免费试读

矜持当然是需要的。

无论内心如何翻涌,表面上蒲素一直不露声色。

回国以后他才知道根据地的日子多么困难。

在莫斯科时他们的配给和供应从不短缺。他压根没意识到一直以来都是根据地军民节衣缩食,咬着牙在给他们提供着最好的条件。

在那边训练的时候他们每天光是射击各式武器,随随便便就消耗几百发子弹,还不包括爆破所用的炸药。

回到国内他才知道有时候就算参加战斗,很多战士也只能分配到三颗子弹。

“阿廖沙,这里的装备恐怕老任他们巡捕房不出动装甲车都拿你们没有办法。”

一边说着,蒲素拿起一把MP34型冲锋枪检查了保险后空膛击发,撞针发出连续轻响。

“装甲车?等会你就能看到了。”

阿廖沙耸了耸肩无所谓地说道。

“呃……”

这下蒲素终于没法淡定了,他看了眼边上的老任。

自从进了地下室老任就显得很是不耐,巴不得早点上去。

在蒲素眼里比金山银山不知道要珍贵多少的武器军火,却丝毫不能勾起他的兴趣。这时看到蒲素的眼神,也只是懒懒地点了点头。

哪怕先前看到迫击炮蒲素也还能撑住。

毕竟这里是上海还是法租界,充斥着各路商人。出几个黑市军火商又算得了什么?否则市面上那么多牌子的武器大家都是哪来的。

但是装甲车就完全不同了。

这种绝对大杀器不是一般军火商能搞到手的。

牵扯到装甲车的交易已经不是简单的一纸地下军火合同,一手交钱一手交货能解决的。

就算不是标准型坦克。只要是装甲车哪怕是轻型装甲,普通火力根本无法破防。

除了装备精良的建制正规武装,一般地方武装极少有反装甲武器。

蒲素在苏联学习时也只接触过苏制PTRD-41单发栓动反坦克步枪。这种枪械结构简单,威力确实很是粗暴,发射14.5*114mm弹。

击发后弹头在500米距离入射角90度,可以射穿32毫米的坦克装甲,100米内射穿40mm厚装甲更是轻轻松松,后效也足。

只不过这种装备在他离开苏联之前生产的都不多,只有少量装备,更别说在上海出现了。

还有一款德制PzB38反坦克步枪,穿透力则很一般。

蒲素试射过这款反坦克步枪。勉强可以在100米距离内射穿30mm装甲,在200米距离上可以打穿20mm装甲。但是弹头太小,里面玩不出多少花样。

装药量就那么大,穿透后的效果也很是一般。

在没有制衡的情况下,具备机动性和钢板防护的装甲车自然所向披靡。尤其是攻城拔寨,一般轻武器完全奈何不了。

也正因如此,任何具备生产能力的国家都必定对其去向严格管控。

蒲素现在才开始明白顾楫这位学长到底有多了不起了。

阿廖沙盖上迫击炮上的油布后就带着蒲素和老任出了地下室。上去以后他披了一件外套就和蒲素他们一起上了车。

开出大门时两辆早已等候在门口的轿车一辆头前带路,一辆跟在后面殿后将他们护卫在中间。

带路的轿车一路向着东南方向急驶,在快要到达三界结合的一片厂区开始减速。

这时往北边看过去可以看到两边的租界线。路口设置着铁栅门,他们这里站的是安南巡捕,对面公共租界是印度红头阿三守卫。

这个场面老任熟视无睹,毕竟生活在这里已经习惯了。而蒲素看了却实在不是滋味,无可名状的屈辱之下又觉得讽刺。

居然现在的上海,最安全的地方就是这两个租界。

这也是孤岛的由来。

1940年的上海,除了两个租界,四面都是日军侵占的沦陷区。只有法租界和公共租界日军因为忌惮而没有公然进入。

两片相连的租界地区犹如大海中孤零零的一座岛屿,因此才被叫做“孤岛”。

这里是陆家浜,就在法租界与华界的结合部。西边的肇嘉浜朝东流过了打浦桥,朝北弯了一弯再朝东就流到了这里。

由于这种独特的区位环境,一路而来蒲素在此间看到不少高鼻子绿眼睛的外国人,以及老上海的白相人和穷苦底层。

由于水路和陆路优势。陆家浜一带建有一些小型工厂,并有大批普通民众在此聚集居住。大多都是生活困难的底层贫民。

汽车停在一间废弃厂房前,马上就从侧边出来一个中国人。只不过既没有上来询问也没开门,只看着当头的车辆非常警惕。

直等到老任按了两下喇叭,伸出小短胳膊挥了几下,那人看到他后才咧嘴一笑,伸手在铁门上“哐哐”拍了两下。

然后铁门才从里面打开,三辆车鱼贯开了进去。

进了仓库老任一边骂骂咧咧一边停了车,说他最不愿意来这里,刚擦的皮鞋等会就没样子了。而按照规矩除了顾楫和老任,哪怕是阿廖沙来这边都不会轻易放行。

“蒲先生,以后这里你要多来来了。”

老任笑的有一丝促狭。似乎来这里是个苦差。

从大宅出来的路上老任就说了,现在去的地方是作坊。

蒲素听到作坊就知道应该是他们建的小兵工厂。只是眼前这个仓库除了一地炭渣,还有看似无意堆放其实起着阻绝冲击用的钢丝线圈之外啥都没有。

三辆车的人都下来了。除了阿廖沙,另外两辆车上的几名壮汉只是以三辆车为依托掩护,都站在原地没动,应该是留在这里警戒。

老任拎着裤腿走在前面,脚尖踮起捡着尽量干净的地方走。阿廖沙应该是对他这个样子已经麻木了,跟在后面一副不愿搭理又不得不搭理的样子。

一直走到墙壁,老任才从边缘处摸到一个电纽按了下去。蒲素看在眼里,记住了频率:三短一长,再三长一短。

然后听到“嗡嗡”声,面前的墙壁缓缓离地升起。这堵墙原来是扇升降门。

这机关和他石库门院子里的那个通道如出一辙。只不过一个是侧开一个是升降,应该出自同一个人的设计。

不等墙面上升完全停止,仗着个矮的优势老任率先弯腰钻了进去。而蒲素和阿廖沙只能等着继续上升了一会才弯腰进了那一头。

《孤岛喋血》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