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我为众生补天》我为众生 小攻 我为众生补天LOLI控

我为众生补天

仙侠连载中

《我为众生补天》为猫头没有鹰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一进药铺,给人最直观的感受,不是架子上琳琅满目的精美丹药,而是扑面而来的药香。 白长平只觉得心旷神怡,连经脉中流淌的真气都加快了

阅文集团|更新:2020-07-27 00:05:20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我为众生补天》为猫头没有鹰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一进药铺,给人最直观的感受,不是架子上琳琅满目的精美丹药,而是扑面而来的药香。 白长平只觉得心旷神怡,连经脉中流淌的真气都加快了

《我为众生补天》免费试读

一进药铺,给人最直观的感受,不是架子上琳琅满目的精美丹药,而是扑面而来的药香。

白长平只觉得心旷神怡,连经脉中流淌的真气都加快了几分,浑身上下每个毛孔都舒张着,贪婪地吸收着药铺中的天元地气。

药铺里的修士来来往往,人们在各自心仪的丹药前驻足着,若是拿定主意,便会唤来侍从询问价格。

能来这种地方选购丹药的修士,一般不会是差钱的主。

当然,凡事总有例外,比如此时正在贼眉鼠眼,四处张望的这位。

白长平的目光扫过一排又一排的丹药,竭力地抑制住自己疯狂流淌的口水,最终他的双眼停在了摆放在柜台处,最显眼的一个木盒上。

那木盒里静静躺着一枚鹌鹑蛋大小,流光溢彩的金色丹药,丹药上还有着一圈褐色的脉络,为整枚丹药添上了厚重的一笔。

错不了!这枚金刚丹绝对是七品上乘的品质!

白长平快步走到柜台前,仔细端详着这枚金刚丹。

柜台后,一个身穿红白道袍的侍从探过脑袋询问道:

“这位客人,可是看上了这枚金刚丹?”

侍从有些诧异,金刚丹的功效略微鸡肋,虽说位列七品,但极少会有修士专门为了这枚丹药而来。

本来像这种陈货,不应该摆在如此显眼的位置,但无奈今日自己商铺要与丹宝宗的商铺争夺一旬一换的头名字号,胜者就可以拿下最好的铺子半个月的使用权。

这枚金刚丹便是为了今日之争拿出来的彩头,只是在柜台暂且一放,稍待一会就会被拿到比武场去,没想到就这工夫还来了买主。

侍从心里想着,这种陈年丹药能卖出去也好,待会再换一枚其他的七品送过去就是。

反正今日无论如何都是自己南天帮会赢,究竟是用何种丹药做的彩头,主持的长老也不会在意。

他想想那条巨蟒就不由得心惊胆颤,有那邪物,丹宝宗拿什么来争?

白长平不明白侍从心里如何想的,听闻他出来招呼生意,点点头问道:“这金刚丹多少钱?”

“五两雪花银。”

“抢钱?”

白长平一怔,话语脱口而出。

“呵。”侍从被突如其来的一声抢钱给气笑了,竟是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我在这铺子干了五年的侍从,还从没有哪位客人讨价还价过,更没有谁敢嫌我南天帮的丹药卖贵了的。”

侍从冷声道,白长平衣着不像是有钱的大户,身后跟的小童仆也没个机灵样,倒像是农村地头的野孩子……这不会是来闹事的吧?

侍从向着店里其他人打了个眼神,几名无事的侍从顿时了然,慢慢围了上来。

“南天帮???”

白长平这次真的是愣住了。

回过神来,他“噌噌噌”出了药铺大门,揉了揉眼睛,抬头瞅着门上挂着的牌匾,待他看清那三个斗大的金字后,又“噌噌噌”冲了回来。

还真是南天帮的铺子,好一副冤家路窄的桥段!

白长平眼色愈冷,那伙烧杀劫掠的山贼背后就是南天帮在默默控制着,剿匪一战差点害死赵老,哪怕侥幸逃过一劫,赵老这一生的长生之路也是就此断送了。

此等梁子,说是血海深仇也不为过。

但白长平还不清楚究竟是南天帮什么人在捣鬼,是个别居心叵测的小人,还是整个宗门都参与了。这就不得而知了,还得让暗堂继续查。

希望是前者,不然他不介意今日让这“百宝街”血流漂杵。

若是论什么事儿他白长平最擅长,恐怕就是杀人了。

但至少目前为止,眼前这几个药铺的侍从跟自己还没什么大仇。

“我的意思是,五两雪花银实在是贵了点,能否便宜些许?”

白长平从空间法器中取出一块惊堂木,是赵老和王杨成付给自己的酬劳。

“这法器能到黄阶上乘的品质,市值得三两雪花银了,我再添点符箓之类,不知能否请贵铺行个方便?”

白长平言语诚恳,这枚金刚丹他确实非常的想要。

侍从扑哧一笑,讥讽道:“原来是个穷鬼,我还以为是来闹事的呢,散了散了。”

他回身遣散围过来的同伴,让他们去招呼店里其他客人了。

此时有不少人已经注意到了柜台的一场闹剧,纷纷等着看热闹。

“我这么跟你说,看你也不像是有师门的样子,散修出门混江湖呢,好好睁开眼看着,没钱,你就别进我这个门,下次看好了牌匾,别再惹得一身骚!送客!”

侍从冷喝一声,算是一点余地都不留了,再继续待下去也只是白白给人看笑话罢了。

白长平握了握拳,领着虎子转身出了店铺。

他抬头望着天空,叹了口气,出门在外,果然是一分钱难倒英雄汉啊!

继续逛吧,说不定别处还会有便宜些的金刚丹。

就这样白长平拉着虎子的小手,慢悠悠的向着百宝街深处走去。

那红白道袍的侍从又和同伴嘲笑了一番,平时这样没见过世面的穷散修可真是不多见,今日居然有敢来南天帮铺子上撒野的,算是让几个人长眼了。

待笑过之后,他们留了个看铺子的小师弟,带着那七品金刚丹浩浩荡荡地从另一方向往比武场去了。

那面也该打完了,得赶紧把东西送过去。

另一边,白长平出门不多久,也是迎面遇上了一队身穿黄色丹袍的修士。

更准确些来说,这是一队炼丹师。

在修行界,丹药作为巩固元神修为,淬炼身体,治疗伤疾的必备物品,自然是各大门派争相囤积的灵物。而与之相对的,炼制丹药的炼丹师就有着崇高的地位了。

任何一位炼丹师都是仙家门派极力拉拢的对象,而由炼丹师组成的宗门,那就更了不得了,称其在修仙界一呼百应也不为过。

眼下在这御州城的百宝街里,上演的就是两大药铺之间的战斗,也可以说是其背后宗门相争的缩影。

一个是扎根大金王朝,有朝廷党羽在背后撑腰的南天帮。

另一个则是火桑洲的老牌炼丹大宗——丹宝宗。

两大门派斗争已久,可以说是世仇,见面必斗。

百宝街半月一次的头号之争还只是两个宗门门下的药铺产业间的小打小闹。

可想而知整个江湖里,二者又斗得怎么个你死我活。

不待白长平仔细打量这伙人,领头的一个仙风道骨的老者就带着一众炼丹师,风风火火的往不远处一处擂台走去。

白长平心中一动,觉得有利可图,把虎子抱起来,让他骑在自己的肩膀上,跟着看热闹的人群也往擂台处走去。

越是靠近擂台,看热闹的人群越多,白长平瞅了个人少的高台,巧用身法,掠过挤成一片的人群,落在了这处视野还不错的高台上。

这一落地不要紧,虎子待看清擂台场上的全貌后,一声尖叫脱口而出,竟然是活活被吓哭了。

只见那长宽各二十丈的方形擂台上,一条二人合抱粗细,数十丈长的黑色巨蟒盘在一边。

这巨蟒三角形的头颅高高扬起,头角峥嵘,猩红的舌头有规律的吐息着,一双比灯笼还大的眼睛瞪着擂台另一边的对手。

这等庞大的身形竟是将宽阔的擂台都衬托的仿佛装不下它一般。

另一边,这巨蟒的对手是个身穿丹宝宗丹袍的年轻修士,估摸着大约二十来岁,一身真气磅礴,竟然是有玄阶七层之修为。

在寻常小宗门里,这等年轻的玄七修士,称得上是宗门里一等一的天才也不为过。

只是此刻年轻修士受伤不轻,腰腹处鲜血淋漓,大概是被那巨蟒蹭到了。他喘着粗气,不断挪动着脚步,随时准备闪避或是进攻。

“小天,我知道你想给师弟报仇,但打不过就下来吧,别像你师弟一样,大不了咱们再等半个月!”

场下,刚刚白长平见到的那位丹宝宗的仙风道骨的老者出声劝阻道,他的脚边躺着一位右臂被生生咬掉的弟子,那脸庞看上去更加年幼,怕不是只有十几岁。

受伤的弟子昏迷不醒,周围的同门弟子哭作一片,手忙脚乱的给自己师弟包扎。

“不许哭!让这么多人看笑话,更是落了那狗贼们的笑柄!”

老者身边,一个胖长老呵斥着自己的弟子,他是在这看着打完第一场的,此时双方争斗到这种地步,万万不能泄了士气。

但他又何尝不心痛?地上躺着的,正是他疼爱有加的小弟子。

擂台上,巨大的蟒蛇和渺小的人影不成比例,仿佛巨蟒一口便能将这丹宝宗的弟子吞下。

被唤作小天的弟子犹豫再三,最后决定放弃了,自己和这畜生战了两刻钟的时间,不仅没击穿它坚硬的鳞片,还反被刮了一口,腹部最深的那道伤口竟是隐隐能看到里面的肠胃!

场外,一个头被白色布条包裹着,混身披着斗篷的男人尖声大笑着,场上这条巨蟒是他驯化的妖兽,今日带来助南天帮打擂,就是为了赵构长老亲口许诺的七品丹药。

七品丹药啊,可是自己这种散修多少日子才能攒出来的东西。

在他身后,站着的正是南天帮的长老赵构。

赵构一身白红道袍,眼神阴沉锐利,国字脸,一把美髯垂到胸口,他那只巨隼就乖巧地站在自己身旁。

“陈长老,上次是我南天帮获胜,按理来讲这次三局之战你们能胜一场,便能赢走这为期一旬的头牌字号。怎么,我看你们丹宝宗是气数将尽了吗?还能被我帮连胜三场?”

赵构出言嘲讽,在他看来今日获胜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

眼前这头巨蟒,结内丹在即,凶猛无比,同阶的人类修士根本不是它的对手。

妖兽有幼年期,灵智期,结丹期,以及化形期,再往上便可修炼成人形,追寻长生了。

与结丹期对应的,是人族修

《我为众生补天》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