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半坠》半坠半落什么意思 SM 半坠全文阅读

半坠

浪漫青春连载中

主角是宋雨辞,李雨荫的小说《半坠》此文是.pray.原创的浪漫青春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一阵凉风吹来,吹得只穿短袖的余景音直打哆嗦,然后余景音就看见宋书清要脱校服外套给她,她连忙说:“不用了,不用了,谢谢!” 说来奇

阅文集团|更新:2020-07-30 00:05:13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主角是宋雨辞,李雨荫的小说《半坠》此文是.pray.原创的浪漫青春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一阵凉风吹来,吹得只穿短袖的余景音直打哆嗦,然后余景音就看见宋书清要脱校服外套给她,她连忙说:“不用了,不用了,谢谢!” 说来奇

《半坠》免费试读

一阵凉风吹来,吹得只穿短袖的余景音直打哆嗦,然后余景音就看见宋书清要脱校服外套给她,她连忙说:“不用了,不用了,谢谢!”

说来奇怪,余景音听过徐鑫树说过宋书清,说他这人很冷淡的,可他对她这一股莫名的自来熟是怎么回事?

第一次莫名奇妙的说要送她回家。

第二次莫名其妙要她送他回家。

第三次自来熟的来教她滑冰……

余景音默默在心里总结:真是个奇葩。

宋雨辞和徐鑫树在学校测试了几项运动后,见时间不早了,俩人打算明天再继续测试,然后他们一同走出校门,宋雨辞远远就看见余景音和宋雨辞在大眼瞪小眼的。

宋雨辞朝他俩招手,然后跑去余景音跟前,笑眯眯地,“你怎么来了,阿音。”然后又朝宋书清笑了笑,“好巧。”

徐鑫树在一旁又不高兴起来。

余景音拿出手机翻了个白眼,忍不住吐槽道:“你就不能注意一下你手机吗?打了那么久都没人接。”

宋雨辞耸肩吐舌头,笑嘻嘻地一把坐在余景音自行车后座,“好啦,走!”

余景音只觉轮胎要被压扁似的,嚎叫一声,“拜托,我不是来接你的!快去让徐鑫树载你!”

宋雨辞笑得一脸无辜,“那你来我们学校干嘛?”

余景音哑口无言,郁闷道:“反正我不载你,让徐鑫树载你,免得某人怪我抢了他家亲爱的姐姐!”

宋雨辞摇头:“我不,我不,我就不。”

徐鑫树无奈,一脚踩着自行车朝她俩说:“行了,走了。”

宋雨辞朝宋书清浅浅一笑,“我们先走了。”

余景音也朝宋书清道别,然后跟上徐鑫树。

明明是一个阴天,宋书清却在他们身上仿佛看见了阳光,看着他们说说笑笑的,眼底是他都不曾发现的羡慕。

第二天,因为昨日陆潋和宋雨辞测验的项目很多,所以今天她们都只剩下三项了,反倒是李雨荫,因为昨天的八百米测试,体力不支,只能今天全补上。

不到一会儿,陆潋和宋雨辞陆续测试完毕,李雨荫还剩下四项。

陆潋忽然接到外市朋友的电话,说是她们来云川找她玩了,陆潋不得不对她俩个说:“雨荫,我有事,先让雨辞先陪你测试,我先去接她们。”

李雨荫浅浅地笑着,“好的。”然后一阵静默,她静静看着陆潋离开的背影,宋雨辞竟觉得她很失落。

宋雨辞不禁有些气闷,虽说她们认识不及陆潋和她认识的时间长,可感情不分先来后到的,她对李雨荫也很好啊!李雨荫这样子真让她心里微微不舒服,宋雨辞也不禁气恼自己这么小心眼。

宋雨闷闷地问李雨荫,“你还差哪几项没测完?”

李雨荫朝宋雨辞笑了笑,想了想便说:“还差肺活量,仰卧起坐,坐位体前屈和跳远。”

宋雨辞朝四周看了看,然后又朝测肺活量那处看了一眼,觉得人挺少的,她对李雨荫说:“那先测肺活量吧,那儿人少。”

李雨荫轻轻地说:“好。”

徐鑫树测完所有项目后到处找宋雨辞,终于找到她了。

宋雨辞朝徐鑫树说:“你先回去,我还要陪她测会儿。”

徐鑫树郁闷:“……”

一上午很快就过去了,当李雨荫测试到仰卧起坐时,人已经所剩无几了。

李雨荫躺在垫子上,宋雨辞帮她按住脚,哨声一响,躺在垫子上的四个女孩一同腹部收力开始做仰卧起坐。

当宋雨辞数到地十一个时,李雨荫领口微张,从中隐隐看到几道红痕,宋雨辞不禁疑惑,这个季节还有蚊子吗?但还是默默继续帮她数着。

终于,哨声再次响了。

李雨荫做了三十一个,及格了。

在走出校园时,宋雨辞问出了一句话,当她往后每每想到时,都不禁自嘲自己真笨。

“雨荫,你这脖子是被蚊子咬了吗?”

李雨荫微微一愣,随后反应过来,急急拉起校服拉链,将整个脖子都遮住,眸中闪烁其词:“嗯……家里蚊子太多了。”

宋雨辞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拉着她就去超市:“被蚊子叮了也不可以小觑,当初我被蚊子咬了,结果整个人像是长了脓包似的,肿的不成样!”

李雨荫被宋雨辞逗笑了:“你那是过敏了。”

宋雨辞摇头,“可之后被蚊子咬了也没事啊!”

李雨荫笑着摇摇头,忽然没头没脑地说了一句:“你这样真好。”

宋雨辞拉着李雨荫进超市买了两盒蚊香片,嘱咐道:“晚上别忘了点它,很有用的!”

俩人走出了超市,李雨荫眸光淡然,轻声说:“陪我去剪头发吧。”

宋雨辞看着李雨荫这一头乌黑亮丽的秀发,替李雨荫不忍心,“这都过多久了,况且班主任都没说什么,就不剪了吧?”

李雨荫摇头,“我不想做那个独特的人,我想和你们一样。”

在云川中学,学校规章制度管得很严,校服穿着不规范不许进校,发型不合标准也同样是不许进,后来有几个同学犟着不肯剪,老师便拿着一把剪刀亲自帮她剪了。

不过也不知道怎么就放过了李雨荫,也没人逮着李雨荫说,害得好多女生都跟着很不舒服。

宋雨辞一想,确实是这样,班里的女生就李雨荫一个女孩扎着马尾的,其他女生都是短发,最长的的也是齐肩,她还是不忍心,遗憾道:“那好,走吧。”

后来,李雨荫剪了头发,看着她齐耳短发,竟莫名的觉得眼熟…

李雨荫照着镜子,失笑道:“很丑吗?”

宋雨辞急急说道:“怎么会呢?很好看,就是忽然觉得你很眼熟。”

李雨荫低头轻轻一笑,“是吗?”

宋雨辞觉得,人好看,剪什么发型都好看,她觉得李雨荫就是这样的人,而且她剪了头发,看着更加有精神了。

李雨荫付了钱,在临别时忽然对宋雨辞说:“雨辞,下个星期三就是我十七岁生日了。”

宋雨辞惊喜道:“那感情好,那到时候我们一起出来玩,我们帮你庆祝生日!”

李雨荫微笑点头。

宋雨辞看着时间也不早了,便说:“那我先回去了。”

李雨荫点点头,看着宋雨辞离开,低喃道:“辞辞啊,这次,你不要忘了。”

《半坠》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