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乱宫门》乱宫门免费阅读 反攻 乱宫门章节目录

乱宫门

现代言情连载中

《乱宫门》为玉清晨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满面平静,与颇有失态的老叟相比,显得更不近人情。

|更新:2021-01-06 00:08:56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乱宫门》为玉清晨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满面平静,与颇有失态的老叟相比,显得更不近人情。

《乱宫门》免费试读

满面平静,与颇有失态的老叟相比,显得更不近人情。

“不,我不是太傅,我是新近的宫女,昨日应皇后娘娘之命,分配到这花圃。”

“咳咳,既然如此,为何知道我的名字?太久了又是何意?咳咳咳”被叫做太之的老者皱眉追问,语势极快,又带起一阵急促的喘息咳嗽。

“太之。”卿华冷叹,“我一直以为你是最了解我的人,为何我今如此坦率,你却仍有疑虑,反问其意呢?”卿华静静的看着他,神色恢复了之前的淡漠,漆黑幽深的瞳孔里却流光溢彩。

“你……你、你。”似乎有些反应不过,絮叨说了几遍“你”字,最后才学着卿华无声笑开,满鬓霜白,显得那般沧桑,泪落沾满襟,湿了花白长眉长须。

“您究竟是也不是?”虽然满面涕泪,霜白老叟依旧不依不饶询问一句,太之需要的是一句肯定的回答,来抚慰他老却的心。

那双眼里太多的冷冽,冷到时光都能被瞬间静止。

是也不是?

她是曾经的太傅吗?

不,她双眸被挖,已瞎,双足齐斩,已废,如今的她早已不是那个太傅了。

“如今的我,你还不明白吗,是也不是。”卿华冷冷回答。

相隔不过百步之远,太之长叹,一张脸老泪纵横也不为过,蹒跚的身形不动,如遭雷击般,只定定的看着眼前侧身直立的葱绿色宫装女子。

孤傲直挺的背影,沉静如水,姿态千华,这般淡定无波的气质,天底下也只有她才有吧。

“叫何名字?”

“卿华。”

呼吸在那一瞬间凝滞,太之一字一字读出,“叫、卿、华,卿华。”

“帝姬——”长息一声,终究是跪倒在地,俯身一拜。

“太之起了吧,如今这般光景,我早已不是那般尊贵的身份了,后宫之中身无所长、毫无依仗,太之何必如此。”

太之扶着长须遮掩满面的涕泪,满是岁月留下印记的脸上满是哀愁和欢喜,相互交错着,矛盾着,显得额外滑稽,嗓音沧桑低沉悲切,让人实在难以启笑,“帝姬为何——”

“前世今生,缘起缘灭,应该是忘川河不渡未亡人吧。”

这期间的来回因果,卿华不知,她想,既然重活一次,那么未报之仇她要报,所背负之恨她要偿。

清雅简陋的茅草屋,一桌一椅一人一床。

太之尴尬抚须,用袖把床扫了扫,示意卿华就坐,自己则转身搬着椅子过来。

颇显老态的背影,让卿华没由来得的眉心紧蹙,暗香浮动,分不清是不是这满园四溢的花香,接近过死亡,知道活着的不易,更要活着。

“太之,就坐着吧,我如今是看守花圃的宫女,身份普通卑微,这些虚礼你也知道我根本用不着。”嗓音平静,夹杂着不容拒绝之意。

“是,帝姬。”

“还有,别叫我帝姬了。”

“这——”太之有些迟疑,即使再面容身份转换,也不能改变不了是她。

“坐吧,我也有话想要问你。”卿华打断太之的纠结。

思虑半响,倔强的太之还是搬动着椅子过来。

卿华看过去,目光虽然冷淡,却也终究未言,“你可还记得青鱼。”

太之还是有些缓不住神,气质态势相近,容颜却早已全非,要不是跟随卿华多年,初观那眸中以往清冷,如今却是冷冽居多。

“青鱼……”太之语气微顿,复而叹,“她早已经死了。”

卿华嘴角轻扯,扬起一抹弧度,定定的望着面前的老叟。

太之是她父皇的贴身总管,从她幼时便相伴,国破家亡,刀枪铁骑,太之以死相博救回年幼的她,两人关系犹亲,然,入宫甚少联系,她需要给太之一稳妥安身的住所,而她自己需要一平步直上的青云,背道而驰,她不能让唯一的亲人在刀尖上行走。

“怎么死的?”卿华感觉到自己声音有些不稳。

青鱼跟她多年,她记得死前那一幕,潮湿阴寒的石牢,青鱼带来着夹杂剧毒的药膏,即使她并非有心为之,却因轻信他人,陷自己于死亡深渊。

“失足落井,次日被水房的宫女打捞上来的。”

卿华晃神,青鱼死了!灭口?是谁杀的?究竟在青鱼送药之前发生过什么?会是他干的吗?这个想法涌上,却立马理智的否决,不对,如果是他干的,为何会在青鱼走后出现,难道他不知道那药剧毒无比,必死无疑吗?为何还会亲手杀——她?

所有的谜团像蜘蛛网一般纠结。

“帝姬——”

“太之,就像小时候那般就好,否则,你想让我再死一回吗?”卿华嗓音暗沉而下,面色不虞的瞧着他,太之性子执拗,不予以重话,怕是不会轻易改口。

果真,太之大惊失色,似乎想着那句“再死一回”便如同魔障一般。

“三娘,你这话可说得,好不容易活下来,莫非真觉得性命可以儿戏?”即使如此气喘直呼卿华的小名,语气中的尊敬也并未少了几分。

卿华瞧着太之,露出淡淡的笑意,无端的两张完全不相同的脸,却在记忆中满满融合,成了瞳孔中的影像。

太之心中更确信无疑。

“此话作罢不提就是,你且宽心。”卿华道,她也曾犹豫是否要告知太之真相,深宫之中,似乎在意的人聊胜于无,太之舍命救她数次,载满儿时旧忆,这番情意怕是思绪早超越了理智,支配身体说了那番话。

“我本不想累及你,许你万年安享,就本不该扰你,却想着你是我这世上唯一惦记的之人。”若不告知与这亲近的人,谁还能证明自己未曾白来这世上又一遭。

有些惊讶,更多的是欢喜,太之有些昏黄的眼中,又冒出几行清泪,抬手用粗布青衣拭了拭眼中的泪水,咳着嗓子,哑声道:“三娘,你这是在说什么话,你是主我是仆,跟随你,一直是这做奴才的本分。”

“不,树倒猢狲散,这话如何不知,你救我是人情,不救我才是本分,这份情我亦承在心。”

太之不语,他早已明白卿华的心思,从乖巧娇弱到聪慧坚强,一步一步看着她长大,他亦无愧于南华陛下王后。

他服侍两代君主,早已明白血统生来便是高贵的东西,即使如今南华更朝易主,那也不是他能够觊觎得的恩宠啊,更何况,卿华的眼神中幽深不见底,怕是意难平,他又何苦去拿这虚无的恩情去牵绊住她。

念及,转番一想,若果真如此不一番作为,想要在这看花浇水的花圃中往上爬,怕是数十载也未必有好结果。

太之花白的胡子不由掀动,一阵担心。

“三娘,你今后如何做,而今太之早已垂暮之年,怕是帮不了三娘了。”语气中更多的是哀伤。

卿华似乎能淡淡嗅出这徐徐递送的花香中浅浅的另种气息,熟悉却又陌生。

她明白太之的意思,心口微酸楚,却也忍住,也不愿在多强求,“不必担忧,树欲静而风不止,我且本不欲静,待风吹而过我必会乘势而起。”

等待,是需要一个时机。

卿华静心的打理花草,在花圃与太之两人并甚密的接触,关系平淡偶尔才点头交谈,与之还有另两位宫女,两位宫女专擅记录各种花草的花期、暖度、水分等事宜,卿华每日都要把相应的观察禀之。

平淡似水,不起任何波澜。

日子晃过,避开了前几日的秋老虎天气,秋高气爽,也正巧逢上了赏菊宴。

周皇后早些日子为了宴请后宫妃嫔一道来赏菊,特意请了不少园艺大师培种的新式品种的菊花进宫。

白色的江西腊,合瓣盛开,舌状卷散,花白蕊黄。

万寿菊堆心簇拥,金黄一团,茎长枝直,叶片披针形,边缘锯齿,齿端有长芒,似有护花之意。

外域引进而来的菊,没有园中菊花的富丽堂皇,也没有乡间野菊的朴素秀雅,独秀一枝,模样精致大方,颜色更是娇艳,格外显眼,这样别致的菊,怕是花费千金亦是难求。

形状多异,百态多姿。

一大早周皇后便派了数十名宫女前来,把打理好的菊花开始搬动进未央宫,以往一向寂静的未央宫顿时热闹起来,花园里,四脚黑漆卷草文木架搭台,各色各异的菊花,高低排列,错落有致,呈直龙长行而去,直去到后院的紫藤花架下。

“你叫什么名字?”

“奴婢卿华。”

“你且随我来下。”素锦吩咐道。

“是。”

过了正午,晴空万里,秋风徐徐,吹来了桂花香,香气四溢,宛如陈年老酒般醉人。

周皇后设宴,后宫妃嫔自是不敢推迟,朱色宫前,娉婷婀娜的宫装丽人,来来往往络绎不绝,未央殿内更是一片喧闹,红漆描金的檀木案几,排列有序,上摆香果水酒以待赴宴的主子。

周皇后信佛,但凡宴请必先焚香沐浴一番,素锦则赶紧趁此唤来卿华把内殿整理。

宫女人手不够,整理寝殿的宫女则在香汤服侍皇后娘娘,这才唤来卿华,毕竟不是亲信,素锦心中并不放心,自是多留了心眼。

“外殿还有些事等着安排,雅儿,你正好在这,便帮着卿华一道吧。”

《乱宫门》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