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御风流》仙欲风流 Basher 御风流YD

御风流

现代言情连载中

《御风流》作者:凌步乱,现代言情类型小说,主角:温苏,苏是,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诗韵眉头动了动,没有出声回答她的问题。 温

|更新:2021-01-06 10:04:21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御风流》作者:凌步乱,现代言情类型小说,主角:温苏,苏是,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诗韵眉头动了动,没有出声回答她的问题。 温

《御风流》免费试读

诗韵眉头动了动,没有出声回答她的问题。

温苏苏也知道自己问的有些太直接了,虽然尸魔出现的那一夜她的记忆在后半段居然奇异的中断了,但事情不过才过了十日,那天尸魔与灵之对峙之时他所问的话她还是记得清清楚楚的。他问:“乐刹遗孤,在何处。”

乐刹遗孤,就算她不知道乐刹究竟是个什么东西但光遗孤二字她也就能猜个大概了,不然她宅的这些年看的小说电视的狗血情节岂不就是白看了嘛。而且灵之曾对她说过诗韵是一门之主,她还没有忘记的另一件事是阎王殿是百药谷的唯一敌人,而那天晚上的尸魔,就是阎王殿的人。

……所以说就算尸魔真的是???的第三个攻略对象,那么他刚一出场就已经和这两个人划分清楚了立场,并且那可是灭门之仇啊,说一句敌人大概都太轻了,应该说是死仇才对。而再看那天她并不清楚的事情的结果,尸魔不知所踪,诗韵依然隐居在此而灵之也是对此事隐瞒了过去,也就是说尸魔就算吃了亏也不会是什么大亏吧?那么他的实力就比灵之和诗韵两人都要强上许多去……这样的三个人对立本没什么,但这样的三个人却都和她息息相关却是大大的有什么了。

攻略角色处于对立阵营的游戏她不是没玩过,而且这样的情节还并不算出奇。但攻略角色对立的如此没有转圜的余地的游戏却是不多了,而且出现这样的情况,一般说来就只能选择其中一方,那另一方的下场也自然就是便当了。可是游戏是游戏,随便你攻略哪个等到重开游戏的时候也就能达到另外一种结局了,可她现在的情况却由不得她说重来就重来。想到这里的温苏苏不由得骇白了一张脸,如果她的推测没有错,难道真的有让她择一弃一的一天吗……

温苏苏感到惊恐是必然的,在这里虽然也是个游戏,但真实程度实在是太高了,不是随随便便一个便当就能轻松接受的。一想到这一点,温苏苏突然感觉到这个游戏的真正难处,或者说是可怕之处在哪儿了,同时她也打定了主意,等她再见到花千树,一定要好好问问他有关“性命”的问题,如果这些人真的只是NPC,那就好了……

温苏苏被自己惊得走了神,诗韵自然是知道的,只是却没有多说什么。他现在也是沉了一张脸,不知道究竟是在思索怎样回答温苏苏的疑问,又或者是在考虑其他,毕竟诗韵举手投足间的气质都和他的年龄相差太远,让人无法揣度。两人各自想着心事,自然也就都沉默了,而打破这其中沉默的,却是一个他们都不曾想到的人。

因为在温苏苏发呆诗韵沉思的时候,师月尘忽然从天而降了。

师月尘将嬗变送给了温苏苏,所以此时他脚下的飞行法器自然用的又是另外一件,但这件新法器也同嬗变所化的轮台一般朴实无华,也不知究竟是师月尘就这么巧得了这么几件宝贝呢,还是他就是有此偏好,故意为之呢?不过不管怎样,他降下来的动静扰到了二人的时候,温苏苏是吓了一跳。

诗韵自然早就已经注意到了师月尘,但他仍然是极其平静的没有多说什么就任他落在了自己的地界上。温苏苏看了一眼诗韵的反应才琢磨到,诗韵虽说是隐居,但他似乎也并没有刻意的避着什么人过,这样的事情又有点不太像一个“遗孤”该做的了。

不过现在她心中有再多的疑问也要先放下,师月尘大半夜的跑到谷中这个不近不远的地方来,总不能是睡不着出来溜达的吧?所以她惊讶过后就先开口道了个礼:“师叔祖。”

师月尘自画卷似的法器上下来,见到温苏苏竟然这么平静于自己的到来,几不可查地点了下头,要说起来那日她应对寒水蛟的镇定就已经很让他满意了,所以当师月尘知道温苏苏是个“天塌下来都不会变脸星人”的面瘫之后是个什么反应,就又是后话了。虽然他今日来此的目的自然是温苏苏,但眼下他却是看向了诗韵的方向,而他目光刚一落在诗韵身上,诗韵也就恰好抬起头来与他“对视”,神态不卑不亢,极其淡定。

温苏苏这个时候自然是站在旁边看着他们俩,所以当她看到这两人对视的结果竟然是师月尘这个一看就很有城府的大前辈先变了脸色的时候,她那张面瘫脸之下的内心也是跟着一块变了色的。

师月尘看她第一眼时的眼神她忘不了,虽然不想相信,但她还是清楚的知道师月尘一定能够真真切切地看透一个人,所以连他都忍不住喜怒形于色,也就足以说明诗韵这个人绝不是不简单这么简单了,不管是身份,还是实力。

……虽然这是她极不想看到的。

师月尘变了颜色之后对着诗韵的神情就一直不善,但他终究还是冲着诗韵点了点头算作招呼,而诗韵也是点头回礼,并且面色平静地很,并没有因为师月尘的反常而有什么反常。温苏苏在一旁看不懂他们的哑谜,正疑惑间,却不想师月尘已经丢开了诗韵朝自己这边走来,虽然脸色还是不对,但行事却是正常得很。

“苏苏,可知我为何来此?”

又是问句!温苏苏差点没一个跟头栽在地下,他们这些人就不能有话直说嘛!总这么打哑谜什么都让她自己猜可真是快受够了!她怎么知道别人脑子里的想法,还问她可知他为何来此?温苏苏眼皮跳了两下,脑子里随便过一件与他有关的事情就说了出来,“难道师叔祖是因为嬗变而来?”

她心里正生气,所以这话虽然表面上听着没问题,隐去的意思却是就算这是个宝贝但您这么一大长辈给了东西再要回去总是不好的吧?这话当然是气头上的玩笑,只不过师月尘接下来的话还是让她猛地呛了一下。

“不错,仅仅一日你就能使嬗变化形,实在是有些出乎我的意料。”见到温苏苏一猜就准,师月尘心下更是惊讶,只不过他是活了多少年的老狐狸,不会轻易表示出来罢了。

当日空青向师月尘所求之事,并不是这十五年来她第一次做了,甚至应该可以说这十五年来空青从没断过这个念头,她离开师月尘的前五年,几乎每隔一段时间都要领一个弟子上门,但师月尘却一直没有答应。后来空青不再急躁了,她开始认认真真的筛选起这个人选来,所以这一等就是十年,她用了多少心思在其中只有她自己知道,而师月尘这次对着温苏苏松了口,也有可能是十年时间飞逝而过,终究是有点物是人非了吧。不过不管怎么说,温苏苏既然入了师月尘的眼,他自然要对这个不能成为徒弟的徒弟格外上心些,他当日可是见识过了她神识的强悍程度,所以出这么一个入门考题给她,不过是想看看她神识的极限究竟在哪里罢了。

然后,温苏苏第二次令他惊讶了。

旁人也许不清楚,但师月尘身在得到嬗变的时候就知道了一件事。可以变形的法器之所以珍贵自然是因为稀少,但它之所以稀少却不是因为材料的需求或是其他什么原因,这其中的原因说来极其简单,就是因为可以法器化形靠的不是其他,就仅仅是神识的强大程度这一条而已,但这一条就足以难倒大部分的修仙者,神识虽然可以通过修炼增强,但是修炼起来却是极为困难,到比天定的灵气多少还要让人烦恼三分,所以能使用变形法器的修仙者自然就不多,而这些法器传下来的就越来越少了。

师月尘不用看都知道温苏苏接触修仙这道门槛也就这些天的工夫,而且因为空青的原因,她比一般人知道的还要少上几分,那么她这强大的神识也就只有一个解释了,那就是天生如此。师月尘不禁心下感叹,不知温苏苏会出现在他面前是不是正是天意,况且她那无相的灵气也是……

逆天的修行者们竟然也相信天命这似乎有些可笑,但世间之事便是如此,比如师月尘,他就是想破脑袋也不会想的到,温苏苏在不久之前才入了一回境。

温苏苏当然没想到自己竟然歪打正着,她看着师月尘的神色中不掩几分欣喜,自然也就明白了自己的能力看来已经入了他的眼。这个时候该做些什么温苏苏哪还用人教?她立刻正了正神色,郑重道:“烦请师叔祖对弟子指教一二。”

已经不再纠结是不是什么天意的师月尘点了点头,他这个人一向就是如此,不会轻易决定什么,但只要决定了也绝不会再后悔,于是他向温苏苏郑重地嘱咐了几句话,虽然他们没有师徒的名分,但他的神态举止却与自居温苏苏之师一般无二了。

“从明日起,你上午自在青儿处度过,盈香弟子该做什么我想你自己清楚的很。而过午之后就要到往鹤崖下来,现在你不会御风之术,我自会设法载你上去,当然,等你学艺小成后,就要自己想办法上来了。”

对于这个安排温苏苏还是大大的松了一口气的,毕竟让她学什么御风之术……她有预感,没有十天半个月她怕是不成的,师月尘能这样决定最好。只是没想到,事情竟然真的像诗韵所说的一样今后她就要师从三处了,想到这里她不禁往诗韵的方向看去,但眼珠子刚一转就愣住了,诗韵方才所在的地方哪里还有他的影子!

这家伙居然一声不吭的就走了?

尸魔的

《御风流》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