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杞玉将卿》杞玉 GAY吧 杞玉将卿BG文

杞玉将卿

古代言情连载中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橙子矜原创小说《杞玉将卿》,主角是玉楚珊,唐清荣,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当天夜里,当忙活了一整日的人们缓缓进入梦乡时,一

|更新:2021-01-10 20:02:27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橙子矜原创小说《杞玉将卿》,主角是玉楚珊,唐清荣,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当天夜里,当忙活了一整日的人们缓缓进入梦乡时,一

《杞玉将卿》免费试读

当天夜里,当忙活了一整日的人们缓缓进入梦乡时,一道黑影从户部侍郎屋顶闪出离远了,不稍会儿,红橙色的光便从那屋内冒起来,接着光笼罩的范围越来越广。

被这现象惊醒的府中下人惊恐的去查看究竟发生了何事,这一看可不得了,火光蔓延了大片房屋。

“不好了不好了!偏院走水了!”

“什么!快快快水桶呢!”

“快通传老爷去呀愣着干什么!”

“那边的搭把手啊别傻愣着!”

就这样你一句我一句的就将偏院走水的消息传遍了整个侍郎府,一时间你扑火来我浇水,周围的府邸也被这哄闹的叫喊声惊醒,纷纷点燃了烛火出了屋门看有无牵连到自家。

城中高台监火楼看到这一幕,连派出巡逻灭火队前去救场,花了好一会儿功夫,这场大火才算被灭了下去,今夜对侍郎府的众人来说注定是个不眠夜。

第二日有人给玉府送来一份礼说是太傅府里送来给玉大小姐的,玉楚珊看着手中这份礼一头雾水。

她打开惊讶的发现竟是前些日子与唐清荣逛铺子看上的那对儿耳坠,连忙把墨言唤出来:“墨言,你跑得快,快去看看户部侍郎家昨晚有没有出事!”

“是。”墨言见玉楚珊着急的厉害,应了一声就赶紧去探听消息了。

过了会儿回来,墨言忙告诉玉楚珊:“昨夜户部侍郎家突起大火,将整个偏院给烧了个透彻。”

“什么?”玉楚珊猛的站起身,颤着声音问:“府中可有人不幸丧命?”

“偏院无人住所以没有人丧命,只有几个救火的下人受了点儿轻伤。”

“那就好,那就好……”玉楚珊心里松了口气,还好唐清荣心里有数没枉害了人性命。

玉楚珊心里一直不能彻底踏实,连午膳也是吃了几口便咽不下了。

午膳几个时辰后唐清荣来玉府见玉楚珊,被人领进来后玉楚珊一直看她却不说话,脸上也没了往日相见时的笑容。

唐清荣坐在那儿看着玉楚珊一言不发的盯着自己,好笑的开口问她:“姐姐,你一直盯着清荣做什么?”

“我盯着你做什么?你做了什么你自己当真不知晓吗?”玉楚珊气急了紧握着拳,眼神闪过一丝狠厉。

唐清荣被玉楚珊的眼神看的一怔,定了定神依旧笑着:“看来姐姐这是生气了,清荣还以为没有什么能让姐姐那张淡然的姿态破裂呢。”

“不可理喻。”玉楚珊不知道说什么只吐出这四个字。

“我不可理喻?姐姐你不知道,昨夜我原本想烧他们家祠堂给姐姐出气,但是我怕他家先人亡魂知晓我是因为你烧的,恐毁你阴德我才转而烧了没人住的院子。”唐清荣收了笑颜,冷着脸站起来走向玉楚珊一字一句的说。

说完了拿过桌上木盒里的耳坠给玉楚珊戴好,退了两步观赏:“瞧这对儿耳坠,还是姐姐戴着好看。”

玉楚珊听完唐清荣的话久久没有缓过来,她从未想过一直在自己面前展现笑颜的姐妹还有这么一面,而理由却只是为自己出气。

“大家都夸姐姐从小便聪慧,如今亭亭玉立也被众人称为妙女子,可是姐姐,你真的不适合朝政。”唐清荣忍着对玉楚珊的心疼,继续说着自己的话:

“就像你看不出我究竟心性如何,就像你看不出七皇子对你也是逢场作戏。只要玉老爷在朝堂一天他就不会让你真正的接触朝政,你心里根本没有七皇子吧?你赔上自己的婚姻,可他呢?”唐清荣袖中的手紧紧攥着,指甲刺的肉生疼。

“可他昨天跑到我家对我父亲说,他欢喜你不过是幼时不懂事,姐姐……”

“可以了,”玉楚珊打断唐清荣的话,重复说道:“可以了。”

玉楚珊不慌不忙的将耳坠取下仍旧放在木盒中,再看向唐清荣时脸上已经重新带了笑:“我懂妹妹的意思了,谢谢妹妹这番话。”

唐清荣不知该如何回话,手依旧攥着没松开。

玉楚珊轻笑出声:“这耳坠就当我送给妹妹的金兰礼物了,妹妹可要收好啊。”

唐清荣听着玉楚珊说的“金兰”二字心中一动,急忙想抬手接过,手刚一动便疼得厉害,指甲一有想分离的意思,掌心肉便紧咬着不愿放。

玉楚珊察觉到唐清荣的异状,便使了个眼色给兰琳,兰琳瞥了眼自家小姐紧握着的手心中了然,连忙上前接过玉楚珊手中的木盒。

“姐姐向来玲珑心思,想来是我过虑了,今日清荣便先告辞了。”唐清荣遮掩着手向玉楚珊微微福礼,说话点到为止就好,目的已经达到心中一直闷着口气的唐清荣也想快些出去。

于是她未等玉楚珊回应就率先带着兰琳离去了,待出了玉府唐清荣缓缓将手抬起递至眼前,因太过用力指甲早已弄伤皮肤,她看着手上的伤口,轻声呢喃:“你说姐姐会不会恨我呢?”

兰琳实在不解,为自家小姐抱不平道:“小姐不过与玉小姐见过寥寥几面,为何如此在意她?”

唐清荣拒了马车让兰琳陪着走在街道上,似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在对兰琳解释:“我见她就心生欢喜便忍不住亲近,这世间若凡事都要说出个一二三,那如何才能说得清啊。”

古有男儿郎言语契合便立香结拜,今有女娇娥心生欢喜遂义结金兰,古往今来不就讲究个缘字。

玉楚珊站在屋里还保持着目送唐清荣出门时的姿势,许久琉璃担心她再这样下去身子都要僵硬了,便走过来扶住她的胳膊,轻声说:“小姐,唐小姐走远了。”

听到琉璃熟悉的声音玉楚珊心里这松下来,僵硬的身子也软了下来,她借着琉璃的力气走到桌子前坐下。

玉楚珊吩咐道:“去把那本标着政字的册子拿来。”

“是。”琉璃找来册子交给玉楚珊,见她似是要记录就又取了躺笔墨。

玉楚珊掀到上次写的地方,提笔蘸墨继续往下写:太傅次女确为其宠女,楚洛渊已选太傅,太子为人仁和或为明君,辅佐与否待为确认。

《杞玉将卿》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