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异界魔弓手》异界魔弓手百度云 精彩内容 异界魔弓手蕾丝

异界魔弓手

现代言情连载中

《异界魔弓手》由网络作家sevenleft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洛基,梁小夏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命运越是垂青于你,越喜欢残忍虐待你。这是它表达爱

|更新:2021-01-22 15:04:03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异界魔弓手》由网络作家sevenleft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洛基,梁小夏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命运越是垂青于你,越喜欢残忍虐待你。这是它表达爱

《异界魔弓手》免费试读

命运越是垂青于你,越喜欢残忍虐待你。这是它表达爱的方式。================================================================

“愿被攀折兰玲花的不再哭泣,我的朋友。”泥球小脸憋得鼓鼓,长着透明细密绒毛的脸上染着一层淡淡的粉,低垂着眼睛不敢看梁小夏,躲躲闪闪的。

每次都是这样,犯错了就可怜兮兮的跑她这里让她扫尾。梁小夏看泥球这幅拎不清的表情,气消了大半,她也认了,在泥球面前,自己就是个劳碌的幼儿园老师命。双手顶着揉了揉太阳Xue,梁小夏板起脸,压低声音严肃地审问道:“昨晚去哪了?”

“我,我去迅风老师家了,他腿伤了,我帮着照顾他。”泥球憋着吞吞吐吐地说着,脸上划过担心,忧虑种种神色。

“你照顾了他一晚上?”梁小夏有点疑惑,如果泥球和迅风整晚都在一起,那树林里见到的一拐一瘸的又是谁?

“嗯。”“他一晚上都没离开过吗?”

“上过药之后迅风老师就睡了,他,他家里很乱,我帮他打扫房间。”泥球说到这里,脸上泛起可疑的红晕。

泥球送腿伤的迅风老师回家,刚进门的时候吓了一跳。她从来没见过这么乱的房间,根本不像一个精灵居住的地方,书本,杂物,仍得到处都是。厨房的水槽里高高堆着一摞餐盘,吃剩的碗里留着残渣,长了一层绿油油的毛。整间屋子摊得满地东西,差点没处落脚。唯一能看得过眼的,只有墙上挂着的一对双手剑,一尘不染,看样子每天都被保养得很好。

帮迅风上药之后,泥球一晚上都在忙碌地打扫卫生,最后,还顶着通红的脸帮迅风洗完了内衣。她很爱干净,家里蹭到一点泥土都要难受,却不知为什么,对这样邋遢的迅风无法生气,讨厌不起来,甚至还有点欢喜。

迅风醒来,见到自己的房间大变样,平时飘逸高洁的脸也有点羞得挂不住,磕磕巴巴地对泥球说了声“谢谢”,咧着嘴哂笑,一副憨直大男孩的样子。

“好了,赶紧回去,别再让家里担心了。莱斯蒂娜阿姨和费舍尔叔叔已经去找你了。”梁小夏话音刚落,玉泉长老的门“吱”一声打开了。

“呦~这不是受气包和废柴女么。一大早地就在别人家门口闲聊,扰人清静,苍蝇一样让人不得安生。”门边站着个和梁小夏她们差不多大的精灵男孩,麦色短发,红色瞳仁,穿着深蓝睡袍,微圆的小脸摆着一副小大人的样子,阴阳怪气地说着。

“兔子!你说什么呢你。”泥球想冲上去和男孩理论一番,被梁小夏揪住袖子,给个眼色,让她赶紧回家。泥球张了张口,最终还是没说话,转身钻入丛林。

“对了,我想起来了,这不是爷爷新顾的佣人么,来这么晚,我爷爷已经等你很久了,真是的,一点素质都没有。”兔子是玉泉长老的孙子,本名千鹤,因为红色的眼睛,被其他精灵小孩都起名叫兔子,嘴巴毒,还嚣张得不行,一股谁都不放眼里的样子。森林里其他同龄的精灵见到他都是绕得远远地,巴不得永远都别见面。

受气包大概指的是泥球,那废柴女就是自己了,花朝节一过,没想到自己还得了个外号。梁小夏心里摇摇头,翻腾的情绪反倒平静下来了,她来这里可不是和小屁孩斗嘴吵架的,太也丢份。再说,玉泉长老最是护短,要是被他知道自己欺负他的宝贝孙子,那接下来的打工日子她也别想有好果子吃。

“请问,我现在能见玉泉长老吗?”梁小夏心里不屑一顾,脸上却没露出半分,甚至对着千鹤还笑了一下。

千鹤一愣,原来这是个没脾气的软蛋。可伸手不打笑脸人,看着梁小夏礼貌的样子,他也没再为难什么,转身让梁小夏进屋来。反正一会儿,爷爷肯定对她没好脸色。

玉泉长老的家很大,干净明亮,没什么装饰,墙边一排一排的架子上摆着各种器皿,材料和书籍,贴着小标签,整整齐齐地分门别类。

“我爷爷在二楼,你自己上去吧。”千鹤连看都没看梁小夏,随手一挥,转身就走。尖耳朵的梁小夏还听到他嘟囔着“土包子”。

梁小夏礼貌地敲敲门,听到一声尖锐的“进来”后进了房间。

玉泉长老的书房不像客厅那样整洁干净,反倒像个实验室。巨大的长条形木桌上堆着各种实验器皿,里面装着五颜六色的液体。书本摊开堆在一边的椅子上,墙角放着个被打翻的黄铜称,矿石撒了一地。高大的落地窗被厚厚黑丝绒的窗帘遮着,只能从旁边的缝隙里阴暗地透着几缕光。

“怎么来这么晚,我要扣你的工钱。”玉泉长老驼着背,不知在实验台上忙活什么,三嘬白花花的小胡子随着声音一抖一抖,满脸的皱纹就像老树皮一样紧巴巴地挤在一起。

这家人看来都有说话不看人的毛病,还有工钱什么的,根本就没有吧,没有的东西要怎么扣?果然是又刻薄又小气。梁小夏站在阴暗的实验台边不断腹诽,巴不得玉泉长老试验失败。

几乎她刚想完,玉泉长老手里的瓶子就炸了,“嘭”得一声,溅了他一脸黑糊糊的,像泥浆一样的东西。

“你个蠢货,还不快过来帮忙!”玉泉长老试验失败,心情不爽,看到一边偷笑的梁小夏,更是怒从中来,无法自已。

“哦”梁小夏偷偷吐了吐舌头,从水槽边取下来一块干净的毛巾,又收拾了碎片,才让玉泉长老黑着的脸稍微好看了一点。

之后,梁小夏的助理任务也很简单,就是递东西。

“陋石三块。”梁小夏顺着标签找到装陋石的瓶子,倒出三块,递给玉泉长老。

“磨碎,笨蛋!”第二次炸掉试剂后,玉泉长老越发浮躁,对着梁小夏大呼小叫。梁小夏硬着头皮,一边狠狠捣着陋石,一边想象磨杵里放的就是玉泉长老的脸。

“嗯,还不错。”玉泉长老看到陋石被磨成了细腻的粉末,心想着,这孩子虽然笨了点,但做事还是挺认真的。

“你这个草包,连这点常识都没有吗?飞鱼磷应该用酒泡,而不是水!”

“我从来没见过你这么蠢的精灵,连猪都要羞愧死了,居然分不清骆草和驼草!”

“不会弄就不要随便浪费我的材料!你看看,你看看,你切的这是什么?难道你长得是兽人的脑子吗?”

“我快被你气死了,上天为什么派你来折磨我这可怜的老人,连火焰石都拿不好。”

整个上午,玉泉长老唾沫横飞,把梁小夏骂得是狗血淋头,一无是处。从她的大脑讽刺挖苦到四肢,不断“感叹造物主的神奇,怎么会拼凑出你这样独特的精灵!”梁小夏的日子倍感煎熬,心里不断扎小人,诅咒玉泉长老吃饭噎死喝水呛死大小便憋死。

一个普通的上午过得无比漫长,梁小夏被玉泉长老的毒液口水浸泡到快要爆发,一边默念三字经,一边默念“尊老爱幼是中华民族传统美德”。

终于,上午试验结束时,玉泉长老丢给梁小夏一本大部头《材料处理方法大全》,并好心提醒道她应该把这本书“吃下去来长长记*********就是狗血剧,当你以为事情不会更糟的时候,更糟的就会立刻出现,打破想象极限。

梁小夏拖着疲惫的身子,夹着大书,无精打采地回家时,遇到了她现在最不想遇到的精灵,苦棘。

一见苦棘,梁小夏就像炸毛的猫咪,全身戒备紧张起来,仔细盯着他,不放过他的一举一动。

苦棘还是一身破烂的黑斗篷,声音阴阴的对梁小夏说:“别忘了我们的约定,手、下、败、将。”说完也不停留,和她擦身而过。黑斗篷拖着烂尾巴,散发阵阵臭味。

多久没洗澡了?梁小夏看着苦棘的背影,恨不得把手上的书扔出去砸死他。

“嘿嘿嘿~贪财的小姑娘被阴险男揍了。我听到了呦~”洛基躲在旁边的大树上,突然跳下,吓了梁小夏一跳。

完了,今天是倒了血霉了。被洛基这个大嘴巴知道的事情,大家很快都要知道了。还指不定他怎么编排呢。梁小夏内心的小人流下两条宽面条泪。

洛基今天穿了一身明黄色的衣服,纵横交错地纹着黑边,头戴一条绿色发带,背着两把绿色手柄的双手剑,怎么看怎么诡异。

“今天怎么穿新衣服了?”梁小夏岔开话题。

“嗯,第一天上课,要给学生留个好印象。”洛基撩了撩头发,眼睛一翻,做出个自以为风姿卓越的动作。

“你的品位还真特别。”梁小夏从头到脚又扫描了一遍,这打扮怎么看怎么像个会动的菠萝。

“啊,谢谢呀~这套衣服是费舍尔大哥专门给我设计的。”洛基根本听不出讽刺,又炫耀地舞了个剑花,“怎么样,是不是很帅?”

梁小夏被眼前明晃晃的洛基弄得眼晕,心想,以后出门前一定要看黄历。

《异界魔弓手》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